打开博客看了看,上一篇日志已经是一年半前发的了,不是我不想写点什么,而是越来越不知道该写点儿什么了。

昨天看了王爷重发的新日志,又让我再一起决定还是写点什么吧,当是日记吐糟,或是对日渐生疏的文字表达能力进行一些锻炼,不求长进,但求不要退化也就满足了。

要说起来,最近一年半以来,也不是没有写点什么的念头,只是开始写了一半却没有时间继续下去,然后就淡了兴致。其中有一次是跟一个主播的辩论,让我想把我的我周边人的感悟写出来,这样的话题自然从自身写起更容易,结果写着写着,突然又让我忆起了与夫人初识的美好,之后脑子似乎就没了条理,千头万緒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起了。

与夫人相爱七年后结婚,而婚后至今又有九年,时光易逝,与夫人在一起已有十六年,这十六年中自然会有争吵,甚至严重到冷战到有离婚的念头,不过对对方的情感与依赖终会战胜分歧,而且这些争吵也没有严重到伤害感情的程度,反正每次争吵后我都能感觉到我们之间的理解更深一层,我想这大概是亲情增进的一个过程吧。自夫人第一次为了我放弃工行的工作陪我一起北漂,到为了备孕生子放弃工作,再到为了生二宝基本放弃了几年锻炼的成果,这么多年来夫人的付出远大过于我,在外人看来,我独立支撑家里的经济付出的似乎更多,其实不然,男人天生更适合在外打拼(这么好像有点直男癌,但是在人类进入以耕种为主的农业社会以后,这种天然的分工就已经形成,我相当认同这种观点),独立支撑家庭的经济来源当然压力很大,身体不敢出问题,工作不敢断档,但是男人的任务也主要就是工作,而夫人留在家里却负责了收入之外的所有事,孩子的吃穿住行、上学写作业哪样都离不开妈妈,家里的打扫家务做饭夫人也要负担起来,更因为我在异地工作,夫人更是承担起了好多男人的活,简单的换灯管,新家的装修也落在了夫人肩上,选材料门窗找装修师傅,心疼,即便是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夫人还是决定给我生第二个孩子,到这里我已经无能再说什么,只想好好陪着她和孩子们,和她一起慢慢变老。

感悟抒发告一段落,每次想到家老婆孩子时,想写点儿什么都是缺乏条理的,后面还是写点儿其它的吧。

这一年半来发生的事情确实是超级多,首先,就是前东家的项目失败,股东的投资自然是无能收回的,而我的工资也被欠了15万,这让我很受伤啊,导致这一状况引发了一系列压力转移叠加,结果就导致过年前后我的压力倍增,甚至想着要不就不回北京了,直接在南宁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也不是什么难事,将就做着唄,反正生活肯定是没问题的。当然了,这个想法并没有成为现实,我还是回了北京,进了一家不错的公司。

最有意思的事情是,两位朋友兼合作伙伴在年后来了柳州,一起做了些事情,而且陪他们好好体验了一把柳州人的生活,螺蛳粉烤串啥的吃了一溜够,估计短期间他们是看不上北京卖的螺蛳粉了。本来我们已经是在勉强支撑了,不过好在最后总算是出现了转机,总之我又可以常常见到王爷,这是大喜事呀,希望这样的境况能够长久,只是这对于王爷的家人似乎又是一个需要艰难适应的时期。

这次回来北京,我决定弥补我从小就有的那个不会画画的遗憾,我希望能分配出一定的时间来练习绘画,我知道绘画除了天赋其实更重要的是练习,只要努力练,那肯定能画出像样的东西,不能成为艺术那就成为技术吧,技术都是可训练出来的,希望一年后我能在这里贴出像样的作品。

下次不在上班时间写日志了,这篇日志是做为回归宣言放出来的,希望这次能多写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吧。